遠大前程教育科技專注于高考升學服務!

北京大學退檔風波的思考

作者:臨沂自主招生發布時間:2019-08-19 15:49:26tags: 北京大學退檔

教育真的公平嗎?一則《關于北京大學2019年在河南省“國家專項計劃”招生錄取工作的相關情況說明》發布,讓持續五六天的北大退檔風波最終有了答案。

相比于媒體和網友的強烈關注和口誅筆伐,兩位高出河南省一本線40分左右的考生在面對重重壓力和大喜大悲之后,最終得到了北大的錄取。

北京大學

針對在河南省招錄“國家專項計劃”過程中“退檔”兩名考生一事,北京大學最新通報稱:此前被退檔的兩位考生達到同批錄取控制分數線且符合錄取條件,應予錄取。

“國家專項計劃”是面向貧困地區的專項招生計劃,旨在讓成績優異的貧寒學子有更多改變命運的機會。北大“退檔”兩名考分偏低但按現行規則符合錄取條件的考生,不僅違反了這一政策,也有損名校形象。北大接受輿論批評,申請補錄,是必須的“糾錯”。但北大并非沒有值得“同情”之處?!巴藱n”風波應該引發理性思考:既然有考生以明顯偏低的分數“撿漏”上北大,是否表明當前的“國家專項計劃”還有可完善之處?

原因就在于河南省“國家專項計劃”在河南錄取工作采取的是“順序志愿”的投檔方式,這種方式,在過去被普遍采用;現在大批省份已采用“平行志愿”替代,更加有利于高分考生。

兩種方式的區別非常明顯:“順序志愿”是以“志愿”優先,將第一志愿填報該校且滿足分數線的考生投檔給高校,由高校根據專業志愿錄取。只有當第一志愿的考生未能滿足招生計劃時才能從第二志愿中錄取。也就是,第一志愿的低分考生會比第二志愿的高分考生優先錄取。

這樣就會產生一個常見的問題——如果第一志愿報考該校的考生分數太低但是可以完成招生計劃,那么高校也無法從第二志愿中錄取高分考生了。這就是高校錄取分數線的“小年”。在筆者高考時,就是采用“順序志愿”,當年吉林大學、北京理工大學都是以一本線錄取,就是遭遇了“小年”,第一志愿報考該校的考生分數太低。

因此,北大就是遭遇了“小年”。由順序志愿的規則來看,只有當滿足河南省“國家專項計劃”報考條件的第一志愿人數不足計劃8人時,才能在第二志愿中錄取。但是遺憾的是,滿足錄取條件(達到一本線)的第一志愿的考生人數已足夠北大完成8人的招生計劃了。那么不管分數多么低,北大也不得不接受,公眾也不得不接受。這就是高考的“程序正義”。

此次事件的經過是典型“程序正義”與“實體正義”的區別。在現代法治國家,程序正義應該優先實現。在高考錄取中,就是嚴格按照錄取規則進行投檔。盡管有時候人們會覺得實體上并非全都正義,在高考錄取中,出現“撿漏”的考生。而程序正義最大的目的就在于最大限度地剝離人的意志和情感,以避免出現肆意和專橫。

程序正義包含兩個基本層面的價值:一是工具性價值,指程序對于滿足主體的正義、和平、安全和秩序等實體目標是否有效;二是獨立價值,指程序對于滿足程序主體就程序本身所提出的目標(程序性目標)是否有效。

考試既然是選拔,分數既然是分配優質教育資源最公平的門檻,“國家專項計劃”同樣也應該有門檻,可以對特定考生適當照顧,但各高校根據自己對生源的要求與預期,劃定政策照顧的最低門檻并無不可。此前,北大以“考生入校后極有可能因完不成學業被退學”為由申請退檔,被很多網民不理解、不認可。但是,高校里的“同輩壓力”客觀存在,在北大清華表現得尤為突出。不妨心平氣和地想一想:北大今年在河南的本科理科一批錄取分數線為684分,北大對兩位相對低分考生(分別為542分、536分)未來學業壓力的擔憂,并非完全不可理喻。

教育公平很重要,但如果規則本身存在瑕疵,看上去對一些特殊案例里的考生公平了,實際可能讓其他考生覺得不公平。要想把促進教育公平的好事辦好,有關部門有必要以此次“退檔”一事為契機,進一步完善“國家專項計劃”等政策,及時打好“制度補丁”。


Copyright ?2019 遠大前程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 技術支持:智順網絡 PPD支持 魯ICP備19013361號-1 圖片來源于網絡,如有侵權,請及時聯系刪除!

營業執照
国精品产露脸偷拍视频,2020国精品产露脸偷拍视频,国产手机视频在线流畅观看,性XX